欢迎光临浙江贝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请【登录 注册】  我的贝玛     万能工匠|天猫店铺|关于贝玛|联系贝玛|BeiMa Education
贝玛教育万能工匠二维码
全国服务热线
15355375966

浙江贝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杭州总机:0579-82651665

义乌总机:0579-85586969

服务邮箱:Service@BeiMa.net

公司官网:www.BeiMa.net

公司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宁围街道民和路501号联合中心D座801室

当前位置: 主页 > 钱学森教育 > 钱学森新闻 >

中国大学不出创新型人才? 钱学森之问 没有答案


时间: 2016-03-09 13:39    来源: 未知     点击: 次    分享到: 微信微信 更多更多

钱学森教育之问
钱学森教育之问

  贝玛教育消息:据浙江在线·教育12月01日讯 “中国的大学为什么培养不出创新型人才?”当年已90多岁的钱老这一问,至今振聋发聩,让学界难以言对。

  2005年,温家宝总理在看望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时,钱老曾发出这样的感慨:“回过头来看,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

  2009年8月6日,钱老最后一次见温总理时,他依然挂念这个问题,钱老当时说:“培养杰出人才,不仅是教育遵循的基本原则,也是国家长远发展的根本。”而温总理也在多个场合提及这个问题,并说这是他“非常焦虑”的一个问题。此后,“钱学森之问”成为我国教育事业发展的一道艰深命题。

  让学生空起来   人才可能冒出来

  后人从没有间断过,如何将“钱学森之问”的问号拉直。这几天,国务院侨办海外专家咨询委员会正在杭州召开会议,这个咨询委员会的成员,来自世界15个国家,都是当地杰出的华人华侨专家和学者,多是科学院院士。这批专家集聚一堂的时候,他们谈的最多的,也是创新人才。

  记者就“钱学森之问”向他们请教答案。国际著名气候学家、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陈德亮教授,对“钱学森之问”有过深入分析。他认为:“创新的意思,是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说别人没有说过的话。”这个问题,不光要追问高校,它需要追溯到中国的基础教育。

  “创新需要时间,需要天马行空的想象,需要反反复复地实践。但国内的学校教育,把学生的思维和时间都给框住了。你看,从小学到高中,有那么多课程,还都是人人必修。孩子们哪有时间去实现个性化创新?”

  陈德亮介绍说,在瑞典就不是这样,比如小学生每天只上半天课,学校课程全部可以自由选修,而且没有考试,一个学期课上完了就放假回家。学校对于学生的考察,非常讲究个性化。这种个性化不是喊口号,比如在瑞典,小学生开家长会,老师都是一对一进行的,家长带着自家的孩子,单独和老师进行面对面的沟通。在这样的一学期两次交流中,家长和孩子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跟老师讨论个性化的教学安排。陈德亮的小儿子在瑞典读小学时,读到三年级左右,就感到当地小学的数学课程太容易了,于是父母、老师坐到一起商量,之后,小朋友每天中午放学后,就给他单独开“小灶”。

  破解“世纪之问”   不只是教育部门的事

  前香港科技大学校长、美国科学院院士朱经武先生说,中国目前已经具备培养专业学科人才的能力,但对培养一个融会贯通各领域知识、能力的科学管理者,中国教育还有所欠缺。朱经武特别提到,在中国大陆,要培养有新思路的人才,需要有体制上的推动。

  他举了美国的一个例子,这几年美国很多方面,在走下坡,唯独教育和科技,仍是全球的领军者。美国人专门研究了为什么他们在这两个领域有优势。

  “美国政府出面,统一挑选来自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组成智囊团进行调查分析。”调查结果,将在明年公开发表。

  “为什么要公开发表?因为这能给执行部门一个压力,全民都在关注的问题,你什么时候解决?”朱经武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经验,也就是政府统一筹划牵头,去作一些总结,并督促相关部门立马解决问题,这不是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各管各就能完事的。

  加拿大皇家科学院院士陈镜明,非常赞同培养人才要有统筹规划。他从自己所从事的地理学科举例,认为创新是一个高的台阶,扎实的基础知识是底子,但是这个基础,完全没有必要每代人都从头来起。

  “国内太多拥有聪明才智的科学家,目前都还在作重复劳动,有的大费周章的研究,早就由国际、国内的其他团队探索出来了。”

  陈镜明表示,这种大家都藏着掖着的局面,绝对不利于人才发展,就好比所有人都得自己在海底下猛踩水脚,等有机会浮起来了,人老了,完全没精力游出去搏击风浪了。

  国外名校校长如是回答

  怎么才能解答“钱学森之问”,让高校培养出杰出人才?国外高校校长如是回答:

  美国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莱文:

  中国大学缺评判性思维的培养

  中国大学的本科教育缺乏两个非常重要的内容:第一,缺乏跨学科的广度;第二,缺乏对评判性思维的培养。

  绝大多数亚洲学校和欧洲大学一样,本科教育是专识教育,一般来说学生在18岁就选择了自己的终身职业,之后不再学别的东西。和一些一流的欧洲大学及美国大学不同的是,中国的教学法把注意力放在对于知识要点的掌握上,不去开发独立和评判性思维的能力,这样的一种传统亚洲模式,对于培养一些流水线上的工程师或者是中层的管理干部可能是有用的,但是如果我们要去培养具有领导力和创新精神的人才,那就不行了。这对于国家的长期经济增长也是不利的。

  改变这一切,可以借鉴美国的通识教育。美国的本科学生在头两年会尝试各种学科,然后再选择一个主科。因为通过对多个学科的接触,会有不同的视角,使他们有能力以创造性的方式解决新的问题。

  牛津大学校长安德鲁·汉密尔顿:

  中国需要敢挑战权威的学生

  在我的职业生涯当中,作为一个科学家,也有很多来自中国的学生在我的博士生项目里面学习,他们非常优秀。因此从教育的结果来说,我觉得东西方之间并没有太多的差别。如果要说到差异,在我看来最大的差异,是中国的学生缺乏自主的思维和创造性思维,缺乏挑战学术权威的勇气。这也是我们要做的工作,要鼓励中国的学生成为更加主动的研究者、挑战者,而不是被动的接受者和倾听者。

  我们教育的目标,特别是一些名校的教学目标是一致的,就是使学生可以分析问题,有思辩的能力,不同的国家,有不同办法,比如在美国有很多的大学开展通识教育。英国则形成鲜明对比,采取的是专业化教育。英国的中等教育本身就非常专业化,到了高等教育也是非常专业化的。在牛津大学,我们的本科生参加一些独立的学习、研究、讲座,我们有一些每周几个小时的一对一或一对二教学。可以说,这些学生面对挑战的时候,已经无处可藏了,必须要直接面对一些问题。同时,使得学习有自我学习、自我激励的习惯。

  斯坦福大学校长约翰·汉尼斯:

  中国要建成世界一流大学

  最快还要20年

  当前中国大学和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在我看来主要是在质量建设上。在过去的20~30年间,中国大学更注重的是学生数量的扩张,现在则已经到了重视质量的时候了。世界上只有少数一些大学能够成为顶级大学,中国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大约快则20年,慢则50年。

  在我看来,本科教育不是为了让学生得到第一份工作,而是第二份、第三份工作,让他在未来的20年到30年中,获得整个人生的基础。卓越是大学的一个核心价值观,希望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实现卓越。但在每个领域都很完美,又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足够的资源。所以关键的就是要找到重点,这个原则在每个国家都可以使用。

  剑桥大学副校长尹·莱斯里:

  一流高校科研非常重要

  剑桥大学在录取学生时,最看重的是学生的潜力。面试中,考官可能会采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确定学生是否有潜力。中国培养出来的学生,对学科基础知识的把握相对牢固,因此中国学生在国内的在校成绩,也将被列为选择时的重要标准。剑桥会让学生选择适合自己发展的领域,同时尽可能地向他们提供良好稳定的环境,以便让他们发挥自己的潜力。建设一流大学首先表现在强大的科研竞争上,需要充足的科研经费,有一流的科研;其次,不仅是科研一流,教育一流不可或缺,且需要长期努力的过程。

 

 

责任编辑:贝玛贝贝

贝玛教育:浙江贝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专注儿童创造力教育开发,咨询热线:0579-82651665

展开